当前位置
朱共山:光伏企业创新助力能源转型

2015年以来,中国和全球的光伏市场都洋溢着乐观的情绪。走过此前的低谷,全球光伏市场迎来了全面的复苏。同时,细心的人发现,波动和调整过后,中国光伏产业竞争格局出现了变化。

1990年,协鑫创业之初便涉足电力领域,但近年来被人广为熟知的却是它在新能源领域取得的骄人业绩。协鑫自2006年进入光伏产业上游,十年来与中国的光伏产业同步发展,见证了整个产业的起落。虽经过光伏产业的几番洗牌,但协鑫始终稳稳地站在行业领跑者的位置。

然而,协鑫集团董事长朱共山却不喜欢用“第一”、“老大”这样的字眼来形容协鑫。“自进入行业以来,协鑫始终强调的是把企业做优做强,而非单纯做大。只有企业做优做强,让产品适应市场满足客户的需求,像人一样健康成长,才能为全球和国内新能源发展做出自身的贡献,这样就好。”朱共山日前接受笔者专访时这样表示。

居安思危,永远保持创新变革的激情

笔者:去年以来,全球和中国的光伏市场持续向好,您如何看待产业和市场的发展趋势?

朱共山:全球新能源的发展形势一定会越来越好。现在,全球各国普遍意识到了清洁能源和新能源不可阻挡的发展趋势。因此,尽管全球FIT下降和贸易摩擦依然存在,但太阳能装机市场仍然稳步增长,中国领先的企业在市场波动中也依然保持稳定增长,市场占有率也在同步提升。

其次,新能源技术的进步在不断提速,随着太阳能发电效率的提升,发电系统的造价也在持续下降。去年,中国主流骨干企业单晶及多晶电池平均转换效率分别由18.8%和17.3%升至19.3%和18.0%,并且仍有很大的发展进步空间。尤其是多晶,通过长晶高效化提升,会继续巩固多晶技术为主的市场,为电池客户服务。当然我们也通过铸锭方式生产整锭单晶替代直拉单晶,转换率提高了,但成本比直拉单晶低多了。另外我们还布局高效N型单晶,虽然目前由于成本高显不出性价比优势,但是未来单晶的发展方向,我们作为全球硅片龙头,要以客户需求为导向,引领技术进步和产业化步伐。要多条腿走路,多领域突破。

第三,从国内来看,中央政府大力支持,地方政府的光伏政策也陆续出台,激发了全民参与光伏发展的热情。所以,我对光伏产业和协鑫集团的发展充满了信心。

笔者:中国光伏的产能占全球的70%左右,全球光伏市场的变化也加剧了国内光伏企业的整合和洗牌,光伏企业的竞争格局与四五年前大不相同。您如何看待市场和产业调整对于企业的影响?企业如何保持竞争力应对变化?

朱共山:我始终认为,企业必须持之以恒地坚持创新。光伏企业的创新不仅体现在科技研发上,也体现在企业的有效管理和应对市场变化上。如今,面向能源互联网时代,协鑫倡导和正在推进的是科技、产业、金融、服务的全方位创新。同时,企业今天好不代表明天好,所以协鑫人时刻保持居安思危的思想和意识,避免在随时而来的、竞争激烈的市场中倒下去。

当然,协鑫25年来的发展有我们独特的文化和历史的传承,但我们始终坚持创新发展,永远保持创业的激情。

笔者:协鑫“艰苦创业”的目标是什么?是做行业老大吗?

朱共山:进入新能源行业以来,协鑫始终强调的是如何扎扎实实把企业做优做强,成为行业的领军企业。领先行业有很多种解读方法,有规模领先,有市场领先,有技术领先,有品质领先,还有成本领先。但制造业里最简单的公式是品质加成本等于市场,如果能够做到品质和成本都领先,市场领先水到渠成,也就有可能成为一个健康、领先的企业。但做到这些是很不容易的,我们一直在朝着这个方向努力。

伴随着产业波动和调整,中国光伏产业和产业链上下游的企业也更加理性和务实,盲目扩张追求规模的做法最终会被淘汰,所以,企业还是要做优做强。多年来,协鑫一直致力与行业内的优秀企业携手,共同推动光伏行业发展的政策环境、市场环境、投融资环境、公平贸易环境的改善。我们认为,唯有行业整体的健康可持续发展,才能切实承担起能源结构转型的重任,真正把绿色能源带进生活,为国分忧,为民驱霾,以此为基石,才有可能实现企业的永续经营。

产业链整合发展是创新的重要一环

笔者:协鑫目前的领先与“做优做强”这种务实的理念习惯是分不开的。随着我国能源产业形势的变化,企业结合自身的优势和定位在不断进行战略调整。有的企业缩小业务聚焦某一领域,有的企业全产业链延伸发展,协鑫的思路是什么?

朱共山:坚持清洁能源和新能源发展之路,这一点是永恒不变的。协鑫集团提供从能源生产到能源管理,再到能源服务的全产业链完整解决方案。目前环保电力处于稳定的成熟期,天然气业务处于高速成长期,新能源业务处于快速发展期。

尽管我们是综合能源企业,但始终坚持清洁能源和新能源这两条主线,把与这两条主线关联的产业链,在力所能及可控的范围内,做优做强,进而在此基础上实现不同专业平台的协同联动,发挥更大的集群效应。

笔者:以光伏为例,行业内已经关注到协鑫完成了全产业链的发展布局。拉长战线发展,与协鑫做优做强的目标,是否会有冲突?

朱共山:保利协鑫侧重于上游的硅材料和硅片生产;协鑫集成打造一体化“设计+产品+服务”包集成商;协鑫新能源聚焦光伏电站投资和运营。光伏产业链三大平台,我们进行了整合,但坚守的仍然是专业化分工发展。

协鑫形成当前较为稳固的布局和分工是结合我们自身的特点和产业的发展阶段逐步完成的,并不是一次到位把产业链拉长。我们最早从材料入手,十年来先把多晶硅做好,然后再做长晶和切片,十年来我们基本做到了这三个产品系列在成本、技术、价格等方面行业最优。

#

太阳能电站是我们这家25年历史的电力公司再做回发电主业。协鑫就是电力公司出身,做电站是我们一直以来的追求和梦想,随着国内光伏产业的起步,我们做光伏电站没有任何风险和难度。而延伸到中游做系统,我认为是水到渠成。系统和电站是不可分割的部分,未来随着智慧能源互联网的发展,系统和电站密不可分。

总之,我们是有节奏、有步骤地拉长产业链,这也是国内光伏产业的发展特点决定的。

笔者:国家能源局提出光伏争取在2020年实现平价上网,您怎么看?如何通过技术创新加速产业发展和升级?

朱共山:2014年中国多晶硅、单晶硅电池生产线投资均有下降。多晶硅生产平均综合能耗、每瓦电池耗硅量分别下降约10%,光伏发电系统投资成本由约10元/瓦降至8元/瓦以下,这些都为我国尽早实现平价上网做好了基础,我们对国家提出的目标很乐观。

同时,企业是技术进步的主体,协鑫通过上下游材料及产品技术创新,高效差异化集成产品,系统设计优化等,有望率先实现光伏上网电价于2017年降至0.60元/千瓦时左右。

从国内政策导向来说,我们呼吁对科技创新的企业给予更积极的激励和扶持,例如出台竞价上网等政策,淘汰那些没有创新力的企业,净化市场,让真正有实力、认真搞创新的企业胜出,做好光伏市场。

笔者:前不久协鑫新能源表示正在筹建YieldCo平台,并有望于一年内在美上市。资本的力量对于协鑫集团和光伏产业的发展来说意味着什么?

朱共山:YieldCo就是资产证券化,在西方是重要的金融产品,协鑫希望通过YieldCo保证现金流,避免稀释股权,从而保证常态化的经营发展,这是做光伏、产业链发展必不可少的一环。

当然,YieldCo在国外一些国家可行,国内今后随着产业环境的优化和未来政策的完善也一定会出现。

“一带一路”海外项目也坚持产业链协同发展

笔者:“一带一路”为能源企业发展提供了新的契机,您怎么看光伏企业走出去参与海外电力建设?

朱共山:中国企业需要联合,产业协同起来以海外产业园作为出海载体。国内企业不应该单打独斗,要以产业园或者产业集群的形式推动中国企业以“技术+创造+品牌”形象抱团走向全球。

我们在积极推进海外产业园建设,沿“一带一路”进行产业布局,选择成熟区域作为优先试点园区建设,逐步推进。我们目前正在积极与印度、北美、南美等政府机构沟通,也希望使园区项目上升为政府层面合作项目。政府牵头引导、金融服务支持、企业发挥主动性走出去。

笔者:中巴国家级光伏产业项目是由协鑫参与牵头的,目前进展如何?

朱共山:5月19日,我国政府和巴西政府在清洁、可再生、高效能源,特别是风能和太阳能领域合作对推动可持续发展达成共识,并展开相关领域的合作。其中,中巴国家级光伏产业项目由协鑫集团牵头并相对控股,联合富士康集团共进巴西市场,通过与当地企业合资共同开发,实现利益共享,风险共担。未来还将设立中巴产业基金,积极吸引第三方投资,同时推进中巴光伏产业园一体化建设,包括长晶、切片、电池、组件、电站投资、运维及金融服务等。首期规划2020年达到5GW,长期目标是10GW。

笔者:除了巴西的项目,还有哪些重点推进的“一带一路”项目?

朱共山:与印度的合作也在推进。5月16日,在中国-印度经贸论坛上,协鑫和印度阿达尼集团签署了战略合作协议,将会在热电产业、石油天然气产业、光伏制造产业和光伏发电产业四方面开展重点工作。

其中在光伏制造方面,协鑫与阿达尼集团成立合资企业,建立了产业链规模达到10GW的“中印国际级光伏产业园”,双方各占50%股份。

作为亚洲光伏产业协会主席单位,我们近年来一直在推动光伏行业跨国的技术交流、产业合作,倡导中国光伏抱团走出国门、亚洲光伏携手走向世界。借助“一带一路”的历史性机遇,我们愿意与更多的合作伙伴携手走出去,共同搭建产业平台,改善当地民生、经济和能源结构,实现发展共赢。